故宫首任院长易培基曾盗宝故宫是真是假,黄宾虹赠张继画作见证一段鉴定故宫书画背后的旧事

黄宾虹一生艺事中,1936年应邀鉴定故宫博物院书画是一件大事,两年之中阅书画无数,为其后近二十年的创作有说不尽的启发。此事也让他牵涉到民国文物界满城风雨的“易培基故宫盗宝案”,这件案件缘起于国民党元老张继。百年老字号朵云轩秋季展览上一件黄宾虹画赠张继的《松溪读易图》四尺整纸山水作品现身,除了让人感受到宾翁山水画的震撼力,也让二人的渊源进入公众视野。

自1925年10月10日正式建院至今,北京故宫博物院已经走过九十个年头。它是在明、清两代皇宫及其收藏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综合性博物馆。从皇家禁地到面向全世界的公共博物馆,故宫的开放也正是古老东方国度开放历程的缩影。

这幅亮相朵云轩2018年秋预展的作品为四尺整纸的尺幅,是一件崇山复水的巨制。画作没有署年,张继卒于1947年,从风格上推测大概作于1930-1940年代。黄宾虹此时广泛吸收古代山水名家的精华,款识中自称仿自徐幼文,即明初画家徐贲,此图多有元代文人画的遗风。黄宾虹对大尺幅山水驾轻就熟,群峰高耸,山脊之上青松高至数十丈,山坳临水被石壁包围,幽深处有两间书斋,正是山居读易的胜地。黄氏自家风貌已日益显现,用笔入木三分,那层层积墨已将墨法发挥到全新的高度,浑厚华滋,元气淋漓。

故宫博物馆荟萃大量国宝文物,自然招致不少盗贼的惦记。90年间盗宝案层出不穷,有奇案冤案,也有令人啼笑皆非的毛贼作案。

张继,河北沧县人,中华民国时期著名政治家,中国国民党元老。1897年就读于保定莲池书院。1899年赴日本早稻田大学留学。1903年回国与友人创办《国民报》、《苏报》、《国民日报》、《民报》、《新世纪周刊》等报刊,宣传革命。1905年加入中国同盟会。1912年任中华民国临时参议院参议员、中国同盟会本部交际部主任。1914年被选为参议院议长。1917年任护法军政府驻日代表。1921年任中国国民党特设广州办事处干事长、中国国民党宣传部长、北京支部部长。1924年当选为中国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1928年后历任中国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委员、国民政府司法院副院长、北平临时政治分会主席,中央监察委员、国史馆馆长等职。1947年12月15日在南京病逝。

轰动一时的冤案:易培基案

黄宾虹和张继认识大概最早是1923年,黄宾虹60岁时。张继作为国民党要员,艺术造诣颇深,那年张继加入黄宾虹所在的停云书画会。1928年二人又同为大学院艺术教育委员会全国美术展览会委员。

易培基,字寅村,湖南长沙人,毕业于湖北方言学堂,历任广州孙中山大元帅府顾问、北洋政府内阁教育总长、国民政府农矿部长,1928年主持筹建故宫博物院,被任命为故宫博物院首任院长。而后他命运多舛,最终积郁而终,客死上海,这源于一起所谓的“故宫盗宝案”。

1928年10月5日,南京国民政府任命27人为故宫博物院理事,李石曾为理事长,易培基任院长,张继任副院长。张继身为民国要员却被易培基、李石曾翁婿挤出故宫权力核心,心中大为恼火,张继及其妻崔振华策划构陷易培基盗卖故宫国宝,成为轰动一时的大案。于是才有1935年12月,法院聘请黄宾虹协助鉴定故宫书画,黄于次年先后在京、沪等地鉴定,并将认定的赝品、伪作几十箱封存起来,作为易培基盗宝的罪证。张继时担任司法院副院长、全国文物管理委员会主席和国民党北平临时政治分会主席,名义上虽说是法院聘请,并有叶恭绰、于右任的推荐的传闻,应与张继的认可不无关係,但今日也无从查证了。

易培基自1928年6月14日接管故宫博物院以来,筚路褴褛,为筹措故宫修缮经费,决定将宫中积存的金砂、绸缎、茶叶等与历史文物无关的清宫遗物作价处理,1929年经由南京国民政府行政院批准执行。处理过程监察周密,临卖前还公开展览两周。然而,就在第三次处理物品半月后,他被控擅自处分故宫物品,盗卖文物。改变他人生轨迹的故宫盗宝案由此开启。

澳门蒲京娱乐影院 ,黄宾虹当时在书画鉴定、收藏方面确实名声在外。他一直从事书画古物鉴别和流通业务,在上海鉴藏界有口皆碑,曾得到刘海粟、叶恭绰、于右任等业界同仁的认可。1928年教育部全国第一届美术展览会的参考品部陈列上,黄宾虹提供了近五十件藏品,为藏家之冠。叶恭绰甚为激赏,他邀黄宾虹创办中国文艺学院培养艺术种子。1934年上海市博物馆落成,叶恭绰任临时董事会董事长,聘黄宾虹为临时董事。黄宾虹《九十杂述》中说应上海市博物馆主席之请受聘为理事,捐赠古铜器、明人书画十件。

举报人是国民党元老张继的夫人崔振华。她控告易培基和时任故宫博物院秘书长李宗侗“主使伪造文书、浮报贪污”,后又指易曾将一批藏宝私自赠予张学良。在她的运作下,1933年1月,南京国民政府派监察院监察委员周利生、高鲁向国民政府高等文官惩戒委员会弹劾易培基处理金器非法,并指控其在处理残破金器时打折扣,从中舞弊。

黄宾虹1936、1937两年鉴定书画,虽被利用成为易培基盗宝罪证,对此黄宾虹一直蒙在鼓里,但丰富的清宫旧藏古画的确让黄宾虹大开眼界,这也缘起于与张继的交往。

国民政府关于易培基案的公函

1946年,故都文物研究会成立,张继被推为理事长,黄宾虹应邀参加,并且想推黄宾虹为故都文物研究会美术馆馆长,虽然后来黄宾虹婉拒了,从中也可见张继对黄宾虹的看重。

易培基对控诉表示不服,反诉崔振华诬告,诉文刊载在1933年10月18日的《申报》上。然而,由于汪精卫为张继等人撑腰,他的诉文并未得到高层的重视。1933年12月30日,最高法院下令通缉易培基,他被迫避居上海法租界。最高法院曾重金雇用画家审查宫中书画古物,凡认为不是真品或名实不符的,便指为易培基所盗换。1937年,易培基郁郁而终,至死蒙冤。

此后第二年即1947年,张继离世,“易培基案”也不了了之,其间从1923以来张、黄的来往一直未断。黄宾虹向来对权贵敬而远之,但在“易培基案”之前与张继之间却时有工作往来,也有艺术交流,在此画作中称为“溥泉先生大方家”,能给与如此高的尊重,除了因张继国民党元老与革命家的崇敬之外,与张继在艺术方面必定也有所交集。张继与唐代诗人同名同姓,曾受邀为苏州寒山寺写《枫桥夜泊》,一时传为美谈。

时过境迁,如今这已经被公认为是一桩冤案。崔振华为什么要诬告易培基?一种常见的说法是,她一直为丈夫身为国民政府司法院副院长和全国文物管理委员会主席而无法掌控故宫博物院而耿耿于怀。在1929年2月易培基成为院长前,张继曾被推举为副院长,后因有人反对而易默认之,最后宣布其为常务理事兼文献馆馆长。另外,九一八事变后,在筹划故宫文物南迁时,张继意欲由自己来主持南迁工作,2万元文献迁移经费由他支配经管,后来易培基女婿李宗侗从上海接洽南迁事宜后,被宋子文推翻了这个主张,张继听说此事泡汤,迁怒于易培基翁婿。张继夫妇于是指使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最高法院检察署署长郑烈、检察官朱树森等人,多方串联、贿买人证,指控易培基私占故宫宝物。

相关文章